叶他爹

双叶互攻,最近忙成狗,拖更ing。
希望成为一个和叶修一样好的人。

@咕噜的小黑 搜五个关键词有四个都算be……

为了出君莫笑性转幼化(划掉)
1.把横A4腰锻炼成竖A4腰
2.画人设确定元素
3.买材料做盔甲(没做过道具的咸鱼一条嘤)
4.买衣服改造(手残不会直接做,穷逼买不起)
5.千机伞可以考虑用小白的红伞改制(或者攒够钱去买一把???)
这些都不是问题,钱也不是,问题是忙成狗没时间嘤嘤嘤

#阅文# #全职高手CV#
阿杰(叶修CV)长着一张荣耀联盟主席冯宪君感觉的脸;
叶清(黄少天CV)长着一张魏琛感觉的脸;
魏超(王杰希CV)长着一张方锐感觉的脸;
乔诗语(唐柔CV)长着一张陈果感觉的脸。
……好像有点不得了???
新CP???

作死爬上来立个标
双叶互攻(3/0)
双叶幼少年(2/0)
叶我(2/0)
黄她重肉(1/0)
周她清水(1/0)
韩叶(1/0)
楚苏(1/0)
……
让我作死写这么多稿![捂脸]

啧,刚高考完就码肉真的好?[瞎挠头]

《夏日·归家·他俩》

#双叶二十岁生贺文# #应景# #背景时间同样是五月二十九# (文中有星号标注的在文末有注释或吐槽)

    今天是叶秋二十岁生日,嗯,当然也是叶修的。
    本来,这个生日会和以往一样,叶父仍忙于工作,叶母给儿子准备一份礼物普普通通地就过去了。
    但今年稍微有些不同。
    叶秋靠优异的成绩取得了大学里出国同外国友校交流学习的名额,为期两学年,大概七月份动身。
    叶父深感自豪,特地在B市有名的高级中式酒楼里订了晚餐,还推了一个应酬,打算一家人好好庆祝一次。
    席间气氛融洽,叶父也很高兴,但余光偶尔会扫过旁边那个空位子,然后隐秘地露出恨铁不成钢又有些想念的神情——那是给同样在今天生日却离家久不归的大儿子准备的位置——叶父嘴上不说也不派人去找心里却想着他什么时候就能回家。
    心里同样惦记着人的叶母和叶秋都注意到了叶父的小动作,但谁也没点破。
    一顿全家同乐的生日宴因少了其中一个主角而显得有些单薄。
    “叶秋,这是你的生日礼物,二十岁是大人了,一个人也要慎独*,出了国也不能忘根,别让外人看我们中国人的笑话。”叶父难得唠叨,旁边的叶母嗔怪地拍了他一下,“儿子生日你说这些做什么呀?秋,来,这是妈妈的那份。”后半句是对叶秋说的。
    “知道了,谢谢爸妈。”叶秋接过两份礼物。
    叶父送叶秋的是一只名贵的手表,光滑的表盘折射出华贵的光芒,表盘上的指针以一种低调而不可忽视的速度一步一步向前走。叶母则送了一套高级西装——对叶母来说送儿子礼物是每天都能做的日常任务,看到喜欢的就送。

    吃完晚餐回到叶家已经九点多,看着时间叶秋给叶父冲了一碗润身的八宝茶*,端到他工作的书房。
    叶父正坐在书桌前,面对电脑审阅公司的文件。
    “爸,喝茶,今天难得放松,就早点睡吧。”
    叶父合上电脑,淡笑的动作使眼边的细纹微微褶起,显得人温和不少。
    他接过茶碗,轻呷了一口。
    这时叶秋注意到叶父手边有一个精致的手表盒,和晚上自己收到的手表是同一个品牌。
    “爸,那是给哥的吗?”
    叶父不太想深谈这个话题,只嗯了一声。随后又拿过盒子,递给叶秋,道:“你哥不成器,你别学他,这个也拿去用吧。”

    拿着手表盒回到自己房间,叶秋打开,里面躺着一只和自己那款同款不同色的手表。
    叶秋看着这只手表,觉得有些没真实感,那个拿了他精心准备的行李离家出走不知踪迹的混蛋兄长,一转眼竟然也二十岁了。
    而他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四年前,对方离家出走那天的上午,在院子的藤椅上和自己分享同一根双棍*,笑得没心没肺那一幕。
    也不知道那人现在在做什么,生活得怎么样?
    以他的能力,说不定在哪都能混得风生水起。叶秋想着,把手表连盒子一起收进柜子里。
    桌上的手机毫无预兆地响起,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    虽然是个陌生号码,叶秋心里头却没来由地紧张,心跳也急促了几分。
    抱着一个大胆的猜测接通电话*,放在耳边,“喂?”
    “秋。”
    手机传出来的声音有些失真,但叶秋心里早已有了答案。
    叶修,自己离家四年的双胞胎哥哥。
    “你在哪里?”
    “就家门口,家里有人吗?”
    “…爸和妈都睡了。”
    “那你给我开个门呗,忘带钥匙了。”
    “好,你等我一下。”
    多么平常不过的对话,好象*是贪玩的哥哥晚归又发现忘了带钥匙,只好向弟弟求助,好不被父母抓到。
    可叶秋心里清楚,这才不是晚归的哥哥求助弟弟的对话,而是四年未曾归家的哥哥想偷偷回家而给弟弟打的电话。
    这位哥哥,说话永远带着一股理直气壮的味道。
    叶秋趿着拖鞋打开玄关的大门,看见了在他脑海里仍停留在十六岁的双胞胎哥哥。

    那人叼着一根烟,坐在门口的阶梯上,背对叶秋吞云吐雾,背影很清瘦,在门口的灯光下看不太真切。
听到开门声,那人转过身来,表情懒洋洋的,咬着烟说了一声:“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 “你……”过得怎么样?在外面还好吗?回来还走吗?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?
    “你先进来吧。”千言万语没一句能说出口——人变了也没关系,能见到就好。
    “好。”叶修笑道。抬手掐灭了烟,慢悠悠地跟着叶秋进了屋。
    叶秋没惊动任何人,带着叶修去了自己房间——虽说是带,但叶修走在他前面,比他还要轻车熟路。
    叶秋心思百转千回,进了房间,两人一时间无言相对。叶秋也这才有余力好好打量叶修。
    叶修比四年前高了不少,但站在叶秋面前,却足足矮了大半个头,又因为身形瘦削,在叶秋看来竟有一种娇小的感觉。
    叶修身上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白T恤,胸前的位置印有一片红色枫叶*,下面穿着一条很普通的红色长裤,一手揣在裤兜里,一手提着个不知装着什么的便利店的塑料袋子。
    叶秋忍不住抬手摸他的脸*。
    “你在外面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?怎么不长个也不长肉,居然比我矮这么多!”
    “哈哈。”叶修看起来并不介意比弟弟矮,任由叶秋摸他的脸。
    “吃双棍吗?”叶修举起手里的袋子在叶秋面前晃了晃。
    问完也不等叶秋回答就从袋子里拿出双棍撕开包装袋,掰成两根递过去给他。
    叶秋默默接过自己那根,还冒着冷烟。
    叶修随便把袋子丢在一旁,一边舔冰棍一边在房间四处转悠。(吐槽:我的房间转身都难哈哈哈)
    “哎这手表挺好看的嘛。”叶修看到叶秋放在桌上的新手表,拿起来掂量。
    “……”这语气叶秋实在太熟悉了——叶修想从他这儿拿走什么的时候就会是这语气。
    “这是爸今天刚给的生日礼物,”叶秋从柜子里取出放进去不久的另一只手表,“你也有份。”
    闻言叶修瞪大眼,语气讶异:“我也有?”
    “嗯。”叶秋把手表盒递给他。
    叶修接过来,原本懒洋洋的脸上露出让人捉摸不透的神色。
    “爸身体还好吧?”
    “老样子,健康得很。”
    “那妈呢?”
    “也很好,就是经常想你。
    “是吗?”叶修放下手表,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,再不说话,只舔手中的冰棍。
    叶秋也坐下来,两人间有些沉默。
    “你这次回来还走吗?”叶秋盯着手里吃了一半的冰棍,状似无意地问。
    “嗯,正好在这边有比赛,明天就得回H市。”叶修的冰棍啃得乱七八糟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吃。
    哦,就是还走。叶秋咬掉一口冰棍。
    “比赛?你干嘛的?”
    这个问题让叶修稍微精神一振,长腿一伸,连人带椅向叶秋滑过来。
    “打游戏的,”叶修显然很满意现状,“职业选手。”
    在喜爱电竞的叶修眼里,他先是打游戏的,然后才再是职业选手。
    “打游戏?!”叶秋真被惊着了,虽然四年前叶修就很爱打游戏,但离家出走就是跑去打游戏还是让他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    “对,荣耀听说过吗?”叶修笑眯眯。
    “……不知道。”叶秋想说些什么,这时房门突然被敲响。

    “啊…”叶秋有些手忙脚乱,叶修抢过他手上吃了一半的冰棍,两三步走到了门边,站在了开门正好能被挡住的位置。
    几个动作一气呵成,熟练到让人不忍直视。叶秋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,忍着笑意去开门。
    来敲门的是叶家的保姆冯婶,从叶修叶秋出生起就已经在叶宅工作,人慈祥又勤快。
    冯婶是来给叶秋送宵夜的,叶家的男人通常都会工作到很晚,所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点汤水点心当宵夜。
    “秋少爷,别用功到太晚啦,喝碗绿豆沙吧。”
    “谢谢婶。”叶秋笑着道了谢,接过碗。
    等冯婶离开,叶秋关上门,问:“喝不喝绿豆沙?”
    “啊——”叶修举了举手上的两根冰棍对着他张大嘴,示意自己没多余的手要叶秋喂他。
    叶秋放下绿豆沙,拿过自己那根冰棍,没好气地白他一眼:“自己勺!”
    语罢就见叶修蹭过来,端起碗,几口就喝下了一大半。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冯婶的手艺还是这么好。”叶修舔舔嘴巴,继续吃他那条快化的冰棍。
    “我说你,别这么嚣张,当心我现在就把你回来的事告诉爸!”叶秋挫败地喝掉剩下的绿豆沙——其实也不剩几口了。
    “当年的行李还是你准备的,你想告诉爸什么?”叶修有一下没一下地吃着冰棍,笑得十分欠揍。
    “……你也知道那是我准备的行李!”叶秋差点想把手上的冰棍甩这人脸上。
    “就是你准备的才齐全嘛。”

    叶修手里的冰棍终于吃完,把剩下的冰棍棒放在空掉的碗里,等看着叶秋也吃完了冰棍,他站起身。
    “我得走了吧?”
    “这么快?”叶秋惊,“你才回来一会儿!”
    看到他着急的神情,叶修不厚道地笑了。
    “这么舍不得哥哥?”叶修揉乱他的头发。
    “…我怎么可能舍不得你这个混账哥哥!”叶秋拨开他作乱的手。
    “唉——”叶修收回手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让叶秋不禁反省自己是不是说得有些过分。
    结果就见叶修几步走到床边,倒在床上,拍拍身边的位置,面带宠溺地说:“看来是真的很舍不得哥哥,那哥哥就陪你睡吧。”话里还有一种“真拿你没办法啊”的无奈感。
    叶秋:“……我去漱口。”真是见鬼了才会觉得这人会受伤!!
    “还漱什么口!”叶修抓着叶秋的衣服把他拉过来压在床上。
    “做什……”叶秋没来得及发出疑问,叶修欺身上来,吻住了他。
    和叶修懒洋洋的外表不同,他的吻强硬而具有气势。叶秋在双方唇舌的角逐里从开始就落了下风,只能被动地接受叶修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大肆扫荡——可他并没有推开他。
    叶修耐心地、细致地扫过叶秋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,好似带着深埋心底的四年不见的思念。
    长吻毕,两人气息不稳,额头相抵,周身的气氛很温馨。
    “还漱什么口。”叶修抱住叶秋,躺在他身边。
    “睡。”摸到床头的开关,关了房间里的灯,只留一盏亮度被调到最低的床头灯。
    叶秋从他侧身去关灯的动作可以看到他泛红的耳垂,只是灯一关就看不清了。
    抿抿嘴,叶秋忍不住无声地笑起来,只是因为关了灯,叶修也看不清。
    说不定是身边的气息太熟悉,叶秋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    借着床头灯微弱而温和的光,叶修能看见弟弟恬静的睡颜,轻轻拨动他的刘海,叶修凑过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。
    总是嘴硬,唇却是软的。
    轻手轻脚地下了床,叶修将薄被扯过来给叶秋盖上,走到书桌旁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不大的木盒,放在叶父给自己的那只手表旁边,转身离开房间。

    家里只剩下几盏小灯亮着——已经深夜了。
    穿过客厅时,突然一声狗吠,一只大狗朝他扑来。
    “小点!噓——!”叶修认出了小点并抬手捂住他凑上来要狂舔的嘴。
    “噓!不许叫!安静!”叶修真是被吓了一跳,离家多年都快忘记这个老朋友了,没想到小点还记得他。
    面对小点,叶修也有些怜爱之情,蹲下身给它顺毛,性格温驯的小点安静下来,只是仍不住地甩动它的尾巴。
    叶修拍拍它的头,挠挠他的耳朵,叹道:“小点,我要走了,不许叫知道吗?”
    说完又笑着在它脖子上拍了一下,打开玄关大门离开了家。
    小点嗅着那扇被关上的大门,有些疑惑,它是闻到许久没出现的另一个小主人的味道才跑出来的,但主人现在怎么又不见了呢?是自己搞错了吗?但他刚刚还被小主人摸头了呀?
    一条狗的智商不足以思考这么多对它来说十分复杂的问题。最终小点趴在玄关的地毯上,沉沉睡去。

    第二天叶秋醒来,早已不见叶修。叶秋环视房间:叶修丢在一边的便利店袋子、放着两根冰棍棒的空碗、被叶修滑离书桌的椅子,最后视线停留在书桌上——叶修没拿走的手表旁边放着一个小木盒。
    叶秋打开表面没有任何图案的木盒,先是看到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「生日快乐」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,连署名都没有。
    卡片下面是一块躺在绸缎里的生肖玉挂坠——他俩的生肖。
    叶秋把玉拿出来,看着看着就露出个带点傻气的笑容。
    “明明也是自己的生日,这个蠢哥哥。”
    -END-

注释:
慎独: 儒家的一个重要概念,慎独讲究个人道德水平的修养,看重个人品行的操守,是个人风范的最高境界。人们一般理解为“在独处无人注意时,自己的行为也要谨慎不苟”或“在独处时能谨慎不苟”(注释来自百度百科,有删减)
八宝茶: 八宝茶,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西北人喜欢用盖碗方式饮用,所以也称“三泡茶”,八宝茶以茶叶为底,掺有白糖(或冰糖)、玫瑰花、枸杞、红枣、核桃仁、桂圆肉、芝麻、葡萄干、苹果片等,喝起来香甜可口,滋味独具,并有滋阴润肺、清嗓利喉之功效。 (注释来自百度百科,八宝茶很好喝)
双棍:一种旧零食,也叫双棒儿。一根冰棒插着两根冰棒棍,可以掰开分成两条两个人分享。(我没吃过也没见过,只看过照片)
叶秋接通电话那里:叶修是没有手机的,所以这里设定的是借了苏沐橙的手机出门。
好象:到底是用好象还是好像啊?!!好纠结啊啊啊啊啊啊!
红色枫叶图案:嘉世队徽,现在(二十岁)的叶修还在嘉世。
被叶秋摸脸那里:设定是二十多叶修还没有虚胖脸(虚胖脸不像婴儿肥和大饼脸是天生的,是由于长期生活作息紊乱造成的,有点像因肾排水功能不好而导致的水肿脸——所以要向张新杰学习),叶修这时的脸是和身体一样瘦瘦的。(想想就可爱)

我有话说:
叶修说自己当年离家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,所以想从叶家人相处的过程稍微写一下他们对叶修无处不在的思念。
顺便也想写一下还没完全成长为老油条的、面对心爱的弟弟还是很嫩的二十岁叶修。
担心自己会不小心写虐,但给朋友看过之后她说很甜哈哈,希望也能甜到你们。
最最后,叶修叶秋生日快乐!

【庆生】我想成为和你一样好的人

   我从没这么疯狂地喜欢过一个人,真的。
   但这种疯狂,不是为他尖叫为他痴婪,而是为了他变得理性变得包容,变得为自己想要的努力拼搏。
看着他不遗余力地带领团队打下一个王朝,却被后辈和上司排挤驱逐,起初我真的很讨厌孙翔刘皓陈夜辉陶轩一众人——我过分的爱憎分明。
   但他不在意,再次见面仍指导纠正指出他们的错误——一如他是队长那时。
   我母亲自小就告诉我要敞开心胸,宽待他人,但我固执易怒而又痴嫉他人。
   直到我看着他,他让我觉得,包容不是一种吃亏的性情,他因为强大而包容,因为包容而强大。
   又看着他无差别嘲讽,谁都会被他气到失语,如果我在他身边我也会吧?
   但他又那么温柔,待苏沐橙如亲妹,肩膀借给她睡被枕到肩膀麻;看穿了微草队长为扶植后辈做的牺牲也不揭穿,怀着敬意起立鼓掌;任劳任怨地照顾喝醉的胞弟叶秋;转移媒体的注意力维护未成长起来的队员唐柔;等等。
   还有很多,让我细数家珍也许能数一辈子哈哈。
   看着他努力,看着他劳累,看着他不停地往前走。
   我要是不努力,配不上喜欢他!我这么觉得。
   结束对世界充满负面情绪的日子,深埋曾受到的伤害,我整理仪容,即便慢慢的,也想向他靠近一点。
   在教科书和卷子上写上他的名字,当我懈怠、分心,就犹如被督促着。
   我要成为和他一样好的人啊!

   我喜欢他,隔着一个世界喜欢他。

叫我灵魂画手2!
果然不能先用铅笔打草稿再用黑笔勾线,线条画得有点拘束嘤
胆敢英语考试摸鱼我果然有前途!
包子脸秋,傲娇秋哈哈

这是一个坑稿通知(别取关我嘤

因为学业问题,之前五二零预告的两篇双叶文(年上篇和年下篇)来不及在五月二十九双叶生日前写完,所以五月二十九晚改发另一篇应景的双叶文(不发预告直接发),原《欺负我》和《羞三岁》等高考完补全再发
如果觉得感情被我欺骗了,我可以躺平…
——然后让你坐上来自己动(笑